馬年伊始,“不差錢”的“嘀嘀”、“快的”兩大打車軟件背靠騰訊、阿裡兩大互聯網巨頭,紛紛投入巨資“請全國mSATA人民打車”,一時間吸引了眾多關註目光。
  由於駕駛員醉心“搶單”,各地出租車運營事故率直線上升。最近幾天,國內各大城市紛紛推出了針對打車軟件的監管舉措。其實早在去年4月,濟南就在國內率先推出了納入監管的打車軟件———“愛召車”,其利用車輛GPS綁定實現“車定位”的特點,支票借款為各大城市解決打車軟件監管難題提供了借鑒。
  用“嘀嘀”燒烤打車竟叫來“黑車”
  上周六,家住邢村立交橋附近的市民劉女士準備打車去加班,製冰機價格她用“嘀嘀”發出約車信息,沒過幾分鐘一輛車停到了她面前,問是不是叫了車。當時劉女士嚇了一跳,原來這輛車不是常見的出租車,而是一輛麵包車!“黑車我可不敢坐”,劉女士說,讓她疑惑的是,打車軟件應該叫的是正規出租車,怎麼會是“黑車”呢?
  記者瞭解到,“嘀嘀”、“快的”打車軟件中的車輛信息並沒有在主管部門備案,而是由司機自己註冊生成,司機只需提供出租車客運資格證等信息即可。但是在濟南,擁有花店出租車客運資格證的司機至少有15000人,幾乎是出租車數量的兩倍。換句話說,有證的司機即便開的是私家車,也能通過打車軟件找到乘客。
  隨著打車軟件不斷為市民所熟知,類似的監管漏洞也逐漸暴露出來。很多乘客反映,現在有些出租車駕駛員的車上有好幾部手機,求單的信息此起彼伏,坐在車上看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忙著“搶單”,想想都為行車安全捏一把汗。
  還有,由於“嘀嘀”、“快的”為出租車司機準備了每單10元至20元不等的“大禮”,很多司機受利益驅使,反而故意忽略路邊的“揚招”乘客。此外,打車軟件到了高峰期便會周期性“失靈”,乘客為打到車,不得不加價搶單,出租車運價機制被嚴重擾亂。
  用“車定位”取代“人定位”
  不可否認,“嘀嘀”、“快的”對於繁榮打車市場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出租車作為城市交通的重要組成部分,安全運營關係到乘客的切身利益,這也是政府對出租車行業一直實行嚴格監管的出發點。正是出於這一考慮,最近國內各地政府對於打車軟件的規範管理也在“升級”。
  濟南已於一年前做到了這一點。2013年4月,濟南市交通運輸局與浪潮集團聯合推出了國內首款納入政府監管的官方打車軟件———“愛召車”。“對出租車實現監管,最重要的是‘車定位’,而不是‘人定位’”,據濟南一位熟悉出租車行業的人士介紹,官方打車軟件最大的優勢在於能與車輛上的GPS綁定,這就實現了車輛的即時跟蹤,“黑車”是不會出現在地圖上的。另外綁定了車輛信息,就能夠鎖定與車輛有關的駕駛員信息,乘客的人身和財產安全才有法律保障。
  官方打車軟件亟待優化升級
  儘管在官方打車軟件方面,濟南走在了全國前列,但是“愛召車”推出後卻並未贏得泉城市民的認可。據記者掌握的信息,濟南使用“愛召車”的司機不到一成,“嘀嘀”、“快的”大肆燒錢以來,“愛召車”更是鮮有人問津。
  “要想監管得力,還是得發展官方軟件,但前提是‘愛召車’自身得優化、升級”,市客管中心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與“嘀嘀”、“快的”相比,“愛召車”還存在電子支付上的短板,“嘀嘀”可用微信支付,“快的”可用支付寶支付,而“愛召車”只能付現金。
  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瞭解到,我市交通運輸主管部門將於近期與“愛召車”開發方浪潮公司接洽,商討優化升級官方打車軟件事宜。另外,加強打車軟件監管力度也在主管部門的考慮範圍之內,並不排除將“嘀嘀”、“快的”一併接入官方召車系統,實行統一監管的可能。 (本報記者 張錚)
  “愛召車”三大特色
  一、使用GPS語音呼叫系統,不會像現有打車軟件一樣導致司機因看屏“搶單”而分神。
  二、僅通知一定範圍內合法運營的空載出租車,避免司機違規拼客和黑出租車“搶單”狀況出現。
  三、整個打車過程受運管部門監管,出租車司機、乘客維權有依據。
  各地加強對打車軟件的監管
  城市 措 施
  上海 早晚高峰期間出租車駕駛員不得使用打車軟件青島 出租車行車途中不得接單成都 使用手機接單視為“開車打手機”違法行為,可對司機扣分、罰款南昌 由政府牽頭開發官方手機軟件,由電召服務商提供服務  (原標題:打車軟件如何告別“野蠻生長”)
創作者介紹

騎術學校

gb20gbmh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